Olivetti, The soul of Italian Design.

Insight of Italian

 

Olivetti, The soul of Italian Design.

Olivetti, The soul of Italian Design.

 

意大利的观点

TEXT: 令狐磊

2011年是作为统一国家的意大利建国150年,结束了版图内各个城市国家争雄的岁月。在中国人脑海中存在的意大利却始终是一个整体,罗马帝国时期的意大利、文艺复兴时期的意大利以及现代的意大利,就像是一盘美味的杂锦批萨。

 

传说有支意大利军队与敌军作战,寡不敌众被围困于一城堡里,坚持数日后,意大利人宣布弹绝唯有缴械,敌人进入城堡一看,怎么里面还有原封不动的军火库,俘虏说,因为我们找不到专门开锁的工具,就放弃了。

 

这个笑话至少可以说明意大利人对待工具的专情如一。这是一个热衷于手艺,把时间放慢去处理细节的民族,而不是一个急着去解决眼下急迫的问题。这个是意大利的观点。

 

意大利的观点完全呈现在美的眼界、造型的手艺以及他们的生活态度上。精于雕塑之手,融合了斯堪的那维亚简约主张和对富裕而有品位消费人群的关注,“意大利的线条”、新的有机造型主义、全新的创造力以打通产品与艺术之间的隔膜。

 

这里面最为人熟知的代表是曾经在《罗马假日》中大出风头的Vespa,其流动的线条成为意大利风格的代名词,我感觉其背后是源自意大利人对机器时代到来的渴望与恐惧,他们还是希望用他们精于雕塑的手来做机器的设计。

 

100年前,Olivetti推出的M1打字机,最初来自品牌创始人Camillo Olivetti在美国所看见的木头模型。造型简单,符合标准化生产,简约风格,只在表面略作装饰。

 

Olivetti以其打字机产品代表着意大利走向新工业美学风格,也有如1950年代,德国以Braun开创了机器的新包豪斯,21世纪的美国则以苹果开创了Digital Style。

 

中国在这个转换过程中显然缺乏这样的有里程碑意义的产品,即便我们的匠人诚然也是可以达到精细的标准的,但在功能与装饰的结合上,我们完全地把两者孤立了,这导致我们的方向完全地向装饰工艺品方面去演化。我们有的是匠人,但称为艺术家的匠人,却很少。威尼斯艺术家皮拉内西说:“艺术家绝不可满足于精确模仿前人,他必须证明自己富有创造精神,是个发明家。”

 

另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,我觉得就是缺乏艺术赞助的机制与跨代延续的收藏家族(不只是王室)。意大利之所以有文艺复兴,是因为他们有“文艺复兴教父”的美第奇家族。这个家族盖了半座佛罗伦萨,多那太罗、米开朗基罗的艺术品直接是家族藏品,还是达芬奇和伽利略的艺术和科学的资助人。

 

意大利对于美和造型的天赋,如何与这个时代发生关系,分别是1920-1945年间的简约机器美学,1945-1959年的现实与乌托邦之间的美学,1960年代的繁荣与反叛,1970年代与1980年代的激进主义和向往,1990年代的摩登魔力,以及属于21世纪的新世纪风格。这是一部设计史,亦是一段风雅史。

 

是什么使得意大利的设计在整个20世纪风靡全球?意大利建筑师Luigi Caccia Dominioni认为这归功于:更多的想象力,有更古老的文化,在过去和未来之间的协调。“这是为什么我们的设计比起别的国家来具有吸引力,更经得起时间考验的原因。”

 

但问题来了,中国同样有古老的文化,但为何这些没有在新的纪元延续下来?

 

我认为,缺失的正是在意大利发起并成为欧洲文明之巅的文艺复兴时期。中国没有属于自己的“文艺复兴”。尤其是在宋代之后,中原羸弱已经退化为一个保守而维系超稳定的内核。

 

英国学者沃尔特·佩特认为,15世纪的文艺复兴之所以伟大,不在于它取得的成就,而在于它所设计的蓝图。许多它立志要做却完成得并不完美或有所错失的事业,在18世纪被称做“启蒙运动”的运动中,或者说在我们自己这一代完成了。真正在15世纪复活的仅仅是最重要的直觉、是求知欲、是开创思想。

 

我评价的文艺复兴时期,我觉得是艺术与文艺的想象力、艺术组织的协调力、政教团体的社会力完美整合在一起的创造年代。而正因为这些完美的要素组合在一起,才让我们至今看到“Renaissance”一词,依然会感觉到那种被淡淡的优美所浸润,棱角被磨平了的典雅。